高级订制服仍未过时

今天的时装,不再标榜创意及梦想,而是追求货如轮转。阿马逊及Yoox Net-a-Porter等时装零售巨头,自身的品牌产品都是基于客户数据及销售分析结果,设计不是源自对技艺的热爱,而是追求金钱回报。

时装光谱的一端是零售商的自家品牌,目标是提升利润、填补市场空位,光谱的另一端则是高级订制服(高订):时装的梦幻和想像的极致,尽情发挥美感与手艺,更绝不会唯数据分析是从。

高等时装发展蓬勃

人们总对高订的前景悲观,视之为濒危物种。但事实正恰恰相反,高订前景一片光明,更吸引全新一代的顾客,即使仍然只有最富有的人可以负担,但已不再是上流社会及旧富人家的太太小姐独享了。

近年高级订装服的展期重新勃蓬起来,Balmain、Givenchy以至传闻中的Celine等中坚时装品牌纷纷回归其高订的根。高级订装服的金漆招牌极难得到,受高级订装服商会(Chambre Syndicale de la Haute Couture)严格监管,每季只有14家成员及若干客席设计师获许使用。

有能力负担此等奢侈的客人自然不多。高级订装服价钱并不透明,不过粗略估计,一条在时装展跑道上演示的Valentino长裙,随时卖80万人民币,而且还只是相对简单,没有太多镶珠及纹饰的款色。

但若不论价钱,高级订制服周是难得的机会,让真正的艺术性及手工不受商业运作局限,尽情发挥,否则动辄花费数百工时精雕细琢的衣裳如何可能?高级成衣系列因为设计时已兼顾在工厂大量制造的需要,很容易就被主流公司抄袭,不像高订那样,由裁缝在工作坊中一针一线亲手制成,每一件随时花上数天以至数周之多。

但高级订制服的重要性不只在创作,也是对多年练就而值得延续的技术及手艺的礼赞。高订行业及其他时装工作坊,也养活数以千计的专家、裁缝、匠人及车衣女工。如果这种艺术形式背后的技术消失了,令人浮想联翩的珠片、羽毛、帽子及长裙又由谁来制作呢?

原刊于FashionUnited.com,作者:Don-Alvin Adegeest翻译:洪磬

照片版权:Chanel Haute Couture

 

相关新闻

更多新闻

 

最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