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品牌的千禧难关

上海—中国成衣市场的增长势头强劲,正要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市场,但国内的时装工业仍然方向不明。

目前国内的成衣公司仍未找到吸引千禧及以后世代的窍门。与此同时,人力成本上升,自动化压力增大,都逼使它们全面调整品牌策略。一九八零年后出生的中国消费者与之前的客户群不同,向往个人主义——由3月12-14日中国最大时装展上海服装展中国国际服装服饰博览会 “CHIC”的主题“Hi Me”(嗨!自己)可见。

“时装工业及整体经济转型的挑战像悬崖般严峻。”浙江理工大学服装部教授赵卫国说。“过去及未来之间是万丈深渊,每个人都在想要如何过这一关。”

市场压力增加

去年11月,麦肯锡公司指出,今年之内中国就有可能赶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时装市场。但在中国由全球最大时装生产商转型至全球最大时装市场的过程中,很多厂商面对持续的激烈竞争,难以兼顾转型。 同时厂商也入场者众,CHIC的参展商数目今年增加14%至1,365家。中国服装协会常务副会长陈大鹏在记者会上表示,时装市场及时装企业都面临庞大压力。

国内品牌的千禧难关

陈先生指出,消费者现在注重质多于量,而科技也大大改变了消费者的购物习惯,例如人工智能就帮助公司针对性客人需求,减少库存成本,在制衣成本不断上涨的时候特别重要。部份中国生产也会移至中国中西部、南亚及东南亚与及北非。 “中国作为最大制衣国,不可能生产线全部迁到海外,因此我们要以设计提升产品增值。”

国内品牌的千禧难关

千禧世代的困境

中国在科技业成绩骄人,国际巨头华为及阿里巴巴在世界舞台上叱咤风云,但同等分量的时装品牌则令人望穿秋水。

在CHIC中,随处可见柔软的羊毛及暖洋洋的羽绒外套,可见国内厂商有技术做出高质素产品。但要在价值链上再向上爬,设计及品牌形象必需能够抓住消费者的心。最重要的是尤其必需明白而这个目前约4.1亿人的八十后客户群愈来愈受西方影响,因为他们 的的消费力与日具增。

“互联网及千禧世代客户将是市场的两大动力,未来市场将会非常庞大。”成都时装公司雷迪波尔副总裁卢山在CHIC的演讲上说。

国内品牌的千禧难关

很多国内品牌主要吸引二、三线城市的消费者,尤其是七十后或更年长的顾客。他们刻意展示自己在过去二十年中国经济奇迹中获得的社会及经济地位。而千禧世代,则在相对富裕的年代及互网联时代长大,面对大城市房价不断攀升,深深感到朝不保夕及维持生活质素的压力,因此特别偏好网上购物、全球品牌、童真的主题及小确幸产品,正是所谓“疗伤群体”现象。

活跃而多元的市场

“我们花了不少时间,才终于掌握到市场脉搏。”2012年成立的广州品牌EMC亿美丞创办人苗杰说。他的作品混合街头风及东方色彩,例如在牛仔褛上刺上凤凰图案,又或中式立领配上棕及黑格子。但他的自家牌子产品只是公司营业额的20%,其余仍来自为其他牌子代工。

苗杰在主打国内设计师品牌的“设计力量”区展出。展望中国时装的未多演变,他说,“我们一边面对生存压力,一边思考及研发,需要多点时间。”

国内品牌的千禧难关

FashionUnited 受CHIC上海主办单位邀请参观采访

图片来源:FashionUnited

 

相关新闻

更多新闻

 

最多阅读